西瓜果然好使,這个女子吐了两口水以后幽幽的醒了过来

  • 时间:
  • 浏览:136
  • 来源:八戒影视8戒影视午夜

  西瓜果然好使,這个女子吐了两口水以后幽幽的醒了过来,可惜等她一睁眼,第一句话,把我们吓了一跟头。我靠,听着好象不是本地人。

  “japin”我试着问了一句,没想到她竟然用标准的中国话又回答了我一句:“对不起,我是韩国人。”唉,没想到,救美,救到了外国,我也真是天才。不过幸好不是日本人,要不我还的麻烦把她扔回去。

  看着她能说话,我开始试着和她沟通了起来。“为什么要自杀啊,有什么想不开的啊。”说這个话的时候我没有看着她的脸,而是看着她的身上说的,唉,湿衣女郎啊,曲线毕露啊,连胸前的两个点都是那么的明显。

  她没有看见我色咪咪的眼光,或者是看见了也根本不在乎。“你救不了我的,你就算救了我也没有用,我不忍心看着我爸爸受苦。”说到這里女郎捂住了自己的脸,从她抽搐的身体来看,应该是哭了,我回头做口型问大妈该怎么办?可是大妈根本没看明白。

  到了现在這一步,我实在没话说了,除了说你别想不开以外我想,我真没什么语言了。回头瞅了一眼大妈,没想到大妈這个时候冒出了一句改变现状的话:“闺女,别在這里自杀,在這里自杀的话要罚款的。”我靠,老梆子,真狠,死了都要罚款。(其实我明白她的意思,估计是要罚她的款,可是说的這么直接实在是不太好吧,有损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啊。)

  果然這个女人冷冷的看了大妈一眼,弄的大妈倒退了好几步。然后站了起来,很恭敬的对我们鞠了一躬。然后自己摇晃着走了。我急忙追了上去,也顺便把我的衣服拣回来。看着她双手抱肩的向前走,我顺手把自己的甲克披在了她身上,“披上点吧,江上风大。”她看了我一眼,默然的接受了。

  到了路边,我又邀请她去咖啡店坐坐,可能是太冷的缘故,也可能是不好意思拒绝,她接受了我的邀请。

  没想到就在路边的一个简陋的咖啡厅她竟然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向我這么个陌生的人说了,可能是因为没危险吧,要不就是人的本能,就好象我们自己会在火车上跟陌生人聊自己的私事一样。

猜你喜欢

给我把他的胡子拔掉!一根都不能省!”嘿嘿

给我把他的胡子拔掉!一根都不能省!”嘿嘿,这沾上去的胡子,拔起来可是很轻松的哦!“哗啦~!”满嘴的白胡子,被一拽,统统掉了下来。“怎么?我亲爱的飞王爷,还要本宫帮你把易了容的…

2020-04-05

毫无悬念的,又一支百合骗到手了。

毫无悬念的,又一支百合骗到手了。看看西下的夕阳,再瞅瞅自己满怀的百合,冰珂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此时的她,不知自己这厢大获全胜的同时,跟随在后面不远处的凌晨轩和凌晨飞可也是满载而归

2020-04-05

国内,某市,一个五星级的酒店的套房内

国内,某市,一个五星级的酒店的套房内,正在响起令人血脉愤张的喘息呻吟。桌子上,赫然的两个**男女在上演妖精打架的精彩剧目,场面异常火暴。男的不但奋力征服,而且还在女的身上不停的

2020-04-05

西瓜果然好使,這个女子吐了两口水以后幽幽的醒了过来

西瓜果然好使,這个女子吐了两口水以后幽幽的醒了过来,可惜等她一睁眼,第一句话,把我们吓了一跟头。我靠,听着好象不是本地人。“japin”我试着问了一句,没想到她竟然用标准的中国

2020-04-05

风雅潇洒的身影推门直入,一个啤酒瓶“砰”的一声,毫不含糊地迎接

风雅潇洒的身影推门直入,一个啤酒瓶“砰”的一声,毫不含糊地迎接。绕着玻璃渣旋过,一声低微的哼笑:“打算什么时候迎娶过门呀?”“迎娶?谁呀?”“自然是你迎娶酒瓶!每天抱着它虚度光

2020-04-05